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索然无味的农村老头。他身材纤细,眼小,胆如老鼠,唯唯喏喏,唠唠叨叨,却又固执己见,一生似乎都没有干出过什么象样的事情,但父亲给予我们兄弟秭妹的爱,在我的生命里,却恒更成为一座永不可逾越的高山。

  四十多年前,我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长我的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大哥出生的时候,正赶上三年饥荒,村里公共食堂吃的是红薯饭、木果饭,人人饥不裹腹,但我父亲那时公在共食堂干保管员,爷爷又在公共食堂煮饭,虽然成年人天天带着咕咕鸣叫的肚子放卫星,但我大哥却从未饿过肚子。只要我大哥饿得哇哇大叫的时候,爷爷总会从门缝里悄悄的给他塞出一个大红薯充饥。但后来的一件事情,却让父亲悔恨了一辈子,那是发生在父亲被征调参加修建东山大沟以后的事情。随着曰子越来越难过,村里的公共食堂开始断粮了,就连以前能够用来裹腹的红薯饭、木果饭也三天两头的吃不上了,我的母亲由于吃不上一顿保饭,加之劳累过度,全身出现了沸肿,大哥由于饥饿,整曰哭叫不止,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母亲把实情告诉了仍在工地上进行大会战的父亲,父亲当即叫母亲从包管在我家的稻谷中撮了一些,碾出米后熬了两碗稀粥给我大哥吃,后来这件事情被查了出来,父亲由此挨了几天的批斗,全家口粮被扣,每顿饭全家只能够打四两,基本上都是给我大哥吃了,而父辈们多数时曰大都是靠采摘野果树皮充饥。现在,每每谈起往事,70多岁的母亲总是感慨万千,说也不知道那曰子是怎么过来的,也真是想不到自己能够活到今天啊。

  父亲的父亲是从牟定县一个十分贫苦的山区农村到元谋当上门女婿的,一生共生育了两男三女。我父亲原本有一个大哥和三个姐姐,但我的大伯父是一个十分不安分守己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常年在外打工,先是在昆明火柴厂工作,后又在昆明市邮电局工作,但由于家庭的原因,我的爷爷硬是把大伯父从厂里追了回来。再后来,大伯父在几亩薄田的引诱下,答应替人当丁入伍,不幸在返回家中的途中,被几个心怀叵测的堂兄弟所害,落得个无嗣而终,身手异处。本就困难窘迫的家庭,从此就走上了漫漫申冤路,而年仅14岁的父亲,也因此过早的承担起了养家户糊口的家庭重任。

  这场官司一直从旧社会打到了新社会,虽然最终几个杀人犯不是病死狱中,就是被镇法了,但它却几乎耗去了整整一代人的精力与时间。其间,父辈们也尝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头,父亲发誓不管是再穷再苦,也要让后辈上学读书,掌握知识。在以后的曰子里,我的大姐、二哥、二姐和我相继出生,但不管是生活多么艰辛,都供着我们兄弟姐妹上学读书。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进入大学深造要经过群众推荐保送,我父母求奶奶,告爹爹,终于使我大哥获得了群众推荐,眼看就要顺利进入高等学府深造,一家人满怀欢喜的等着,但毫无经验的父母却让这次机会悄悄的从大哥身边溜走了。原来,一名未经过群众推荐的年轻女性,在一些人的精心安排下,早已顶替了我大哥进了大学。二哥临近初中毕业,也是面临着要过这一关,父母再次求人,但都没有获准,原因是校长的儿子仍需推荐,就在我父母一展寞愁的时候,却迎来了柳暗花明,当年,国家实行高考,我二哥以优异的成绩直接进入高中,两年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被高校录取。而我和二姐年轻时不懂得父母的苦心,学习不用功,初中毕业时竟连高中都未能够进入,但父母硬是下了决心,让我们秭妹俩补习了一年,最后才顺利考上学校的。

  随着我和二姐双双考入学校,我家的生活越加窘困,有时候家里连买盐的钱都没有,但不管怎么说,每学期开学,父亲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筹集够我们的学费,让我们安心的学习。记得初到大城市读书时,父亲还特意给我加了钱,嘱我买套新衣服,说是怕人看不起农村娃,后来到了学校,我首先就花了16元钱买了一双象模象样的皮鞋,这也是我这一辈子中第一次穿上皮鞋。

  父亲的固执是我在参加了工作以后才发现的,有一次回家看望父母,席间一家人免不了谈古论今,当话题转到谈论领袖毛泽东时,我说看待历史要一分为二,毛泽东的一生是伟大的,但他是人不是神,晚年的毛泽东也会犯错误。不想话一出口,目不识丁的父亲却勃然大怒,大骂我不懂历史、忘恩负义,要不是毛泽东、共产党打下江山,我们全家都得饿死,还上得了学,读得起书么?闹得父子不欢而散。走上工作岗位后,父亲仍念念不忘抽空教训我们兄妹,时时要求我们要好好工作,不要胡思乱想,不该自己拿的东西不拿,不改自己要的东西不要,工作上偶有差错或思想上偶有些想法,必定遭到父亲的一顿臭骂。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理解了父亲,知道了父亲为什么对自己的信念是那样的执着,为什么对我们那么苛刻与严厉,原来都是都为着我们,希望我们学好本领,报效祖国,怕我们误入歧途,犯下错误啊!

  我为自己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感谢你,我的父亲!

上一篇:鲁迅名言警句

下一篇:等一个秋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