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清明节

白色清明节
白色清明节

  有人说清明节是悲伤的黑色,它像一个黑洞吞噬了所有曾经相伴的快乐,而我说,清明节是明亮的白色,它宛如一株栀子花,开在我心里,飘香在姥姥院子里的春秋冬夏。

  题记

  窗外,风依旧在呼啸,说不出名字的树开满了白色的花,花朵在风中摇摆着,时时刻刻都像是在坠落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手拿栀子花的女孩天真的脸庞,她抬头凝望着面容慈祥的老人问:姥姥,看看这个,漂亮吗?老人笑着点头,那个画面定格在我无忧无虑的过往是的,那个女孩就是我,只是那日子不再回来姥姥,清明节到了,你在那里还好吗?还是笑着吗

  若干年前的每个清晨,中午,傍晚,那些日子我是跟姥姥一起度过的,由于妈妈农活很忙,所以把我送到姥姥家,一个很普通的农村老太太面前,她的头发一直都是绾起来的,她总是笑着的,她喜欢给我讲小花猫的故事,她会给我卷我爱吃的煎饼,里面的菜肴是我跟她的秘密,我最爱吃的:一层花生油,一层香葱,一层咸菜。很简单,却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味道,那是姥姥特有的味道,暖暖的。

  还记得那时候我很调皮,每天都提着姥爷的紫砂壶出去跟小朋友玩,疯起来就忘了回家的时间,姥姥总是着急的喊着:纷纷,你在哪里啊,回来吃饭了姥姥总是这样喊错我的名字,我的乳名叫飞飞,可是姥姥每次都叫成纷纷,一开始我还认真的抗议,后来就听到有人叫我纷纷,就知道肯定就是姥姥了,然后蹦蹦跳跳跑回家,因此这就成了最美丽的错误。时间就在一声声呼唤里疾驰而过,我已然成了大姑娘,话不再那么多,只是安静坐在姥姥身边,帮她剥花生或是给她讲我看到的有趣的事,而她已满头白发,皱纹也渐渐深了起来,却还是笑着点头,好像我说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的正确新奇,以至于后来那笑容像是漂在脑海的船舶,它总是载我回到过去,某个午后,躲在姥姥看不见的地方,然后看着她着急的喊我纷纷,我暗自笑着笑着就掉泪了

  那些日子再也回不去了,就在某天我匆匆赶回去,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她,嘴角依然像是在笑着,我仿佛能听到她叫我纷纷,你在哪里啊,回来吃饭了,仿佛能听到她在讲从前有一只小花猫可是我等了好久,她再也没有开口我哇哇大哭的声音就像小的时候姥姥怕我蛀牙藏起糖果的难过着急,歇斯底里,停也停不下来后来的后来我再也没有哭过,因为妈妈告诉我,姥姥一直都在,住在心里,你不要哭了,姥姥说最喜欢你贪吃的样子,让你以后别那么瘦了,她心疼

  回忆是很可怕的东西,让人记得想忘记的伤痛,但却也如美丽罂粟,开出妖艳的花朵,盛开着曾经的喜悦,散发出昨日依旧的气息,让已然饱经沧桑受伤的心还是过来围观,咀嚼微微发烫的酸涩。

  想念总是需要一个渡口的,渡过每年的心痛伤悲,渡过每年的祈愿和祝福,也渡过曾经的自己和亲人,清明节,就是这样一个渡口吧,通往来时的路至于,它是怎样一段故事,是怎样一段路程,是怎样一种想见不能见的苦痛,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每双眼睛都有自己的潮湿,每对嘴唇都有说不出的怀念,而我,两手空空,只有这浅薄的文字来祭奠我远处的亲人,所以想念和祝福都哽在喉咙,愿姥姥在天国过的开心快乐。

上一篇:故乡人

下一篇:我们的老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