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味道

母亲的味道
母亲的味道

我,离开家乡已十多年了,在深圳这个集五湖四海乃至世界各国风味于一炉的大都市里,虽说未有遍尝世间百味,但美味佳肴的确也品尝过不少,然而,却总也没尝到过母亲的味道那朴实的盐和真挚的料合成的味道。

母亲是一个十里八乡都知道的最勤劳的人。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总是比别人忙碌些。小时候我们家人口多,只有父亲和母亲是劳动力,其他人不是老就是小,而且父亲一年劳最多只有半年工,其余的都是尽义务因为父亲被划为地主成分的缘故,所以母亲就更加加倍劳动,以补偿家里的工分之缺,争到多一点的粮食。

记得农业学大寨那岁月,大家除了农忙种田种地外,农闲时间不是开山造田,就是兴修水利。那时,修方洲水库,母亲白日里和别人一样劳作,傍晚收工还要挑一担劳动之余捡拾的一些植物根须回家,当柴火用,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也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

母亲除了出工以外,家里的自留地里,一年四季也不荒着,不同季节种上不同的菜。母亲不但种菜,红薯、芝麻、油菜、大豆、玉米、棉花等什么都有种,而且每年家里都要养很多鸡和猪。这些年,不需要下田干农活了,但母亲种地养猪养鸡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尽管许多地都荒芜着,我们家的地仍然四季常青。

父亲在时,父亲是母亲帮手。13年,父亲走了,母亲一人依然还是那样,什么都要种点、养点。尽管我们大家纷纷抗议,但执拗的母亲怎么也听不进,说是不种点菜不养猪不养鸡,过年时我们回家不热闹。

我们兄弟姐妹大多在异乡,母亲总是在春节前夕,等我们大家都赶齐了家时才杀鸡宰猪。这时候,家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特别是去年,我们为母亲盖了崭新的房子,我们一大家子与母亲团聚在这宽敞明亮的房子里,吃着母亲种的各种菜,喝着母亲准备的美酒,咀嚼着母亲倾尽一年之心血才养成的猪、鸡之美肴,享受着母亲的厨艺那朴实的盐和真挚的料合成的味道,那种有如孩子般的快乐滋味简直无法形容。看到大家都高兴,母亲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似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满屋子里都充满了母亲的味道。

母亲种那么多的菜,除了平日自己吃和腌一些咸菜外,还送许多给邻里乡亲、亲戚朋友家呢。每年,我们兄弟姐妹过完年要走时,母亲总要把我们的大包小包塞满,腊鱼呀腊肉呀腌菜呀土产呀,什么都有,我们知道母亲的辛苦,让母亲留着吃,但老人很不高兴的,说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我每次带回来的腊鱼、腊肉和咸菜等都要吃上好半年,每吃一次,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说上一句:嗯,这才是母亲的味道。

或许是随着母亲年岁的增加吧?或许是感受到生活的艰辛越来越理解母亲的不易吧?抑或是我们感受到自己也越来越接近母亲了吧?总之,我们是越来越惦念母亲来。

今年暑假,我回家陪母亲住了20多天,发现母亲的白发增多了,背也弯了很多,眼睛越来越不灵光,腿脚也越来越不灵便,便恳切地跟母亲说,不要做那么多事,学会享受一点生活,她回说:做点事身子骨好些。

9月初6是妈妈79岁生日。那天,我们打电话回去祝福,可母亲却在田里拾稻穗;几天前妹妹说,母亲又在捡拾人家拆迁而弃的废品。我的眼前立即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白发老人,微驼着背,穿着农靴,手提麻袋,在寒冷的风中四处找寻着,那晶莹的汗珠被风结晶成的厚厚的白色盐霜,深深地镶嵌在那饱经风霜面庞上的千沟万壑里。。。

我的心一阵抽搐,一行热泪顺着腮帮汩汩地流淌。。。哎,母亲哦,敬爱的妈妈,您为什么总不闲一会呢?为了我们儿女的成长,您已吃尽了千般苦,受尽了万般罪,现在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了,您怎么还要那么操劳呢?

窗外,秋风正紧;我木然地站在窗边,望着遥远而深邃的夜空,凝视着悬挂在夜幕上那颗最亮最亮的星辰,嘴角渗入了一股浓浓咸味啊!那正是母亲的味道,正是深深思念的味道,正是浓郁乡愁的味道。

母亲啊,但愿您健康长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