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你的世界,不带走一片云彩

image

  (一)

  忙与偷闲

  风急着把夏领走了,秋的叶子还舞动着夏的火热。深圳总是这样四季难明,只是黑夜来得早了些,所以无意中便让人有了秋的味道。

  秋天是一个不会发生什么故事的季节,正如我的平静,不管哪年哪月哪日遇到什么样的人,一切来之迎之,走之送之。

  严格来说贾真是我在意料之外遇到的一位网友,他说每天都很忙,忙得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在人世,只是夜阑人静,才知一天就这样悄悄被忙给了结了。我说人生苦短,不管干什么,人都要有些收敛,有点偷闲的技巧。让心灵轻松,人生自然轻松。他说你不是男人,男人有男人的负担,你不懂。

  我的上司是个男人,为了让我成为一位合格且大体上能出色的人,加班加点是常事。有时实在累了,就盼着星期天的早上能睡个懒觉。上司有话:今天有重要客户加盟,你得加班处理。我说我没有时间我脑袋疼肚子痛眼睛有点不舒服。只要是能讲得出口的理由全上场。他说:你怎么能说自己没有时间呢,死人才没有时间!

  mygod!活人是有时间的!,我彻底清醒,说自己没有时间的那全是借口!

  如果说白天是云兴雾绕,那么夜就是孵化南柯一梦的绝佳时机。我把白天出售给了生活,我把夜如实分给了自己。难得晚上有点空,就爱浮在网上。不是为了逃避就是为了沉醉。去结识新鲜的机缘,去接触能让人有点可怜感动的慰藉,去拜见一方异地的新奇?大多时候似乎什么也不是,只是为了放纵规范的随意。

  等你上线,等着你从虚幻里走来的真实,我的精神便开始真正精神起来。

  贾真,干嘛呢?夜黑将下来,我敲打键盘的声音也黑漆下来。孤单落寞,无人可说时往往会关心那个让自己按捺不住要想的人的细微动向。

  不知自己在干什么?贾真实话实说,沉思划破夜色,梦真不知给谁弄丢了。

  你在做梦吧我的手似安装了加速器,飞快打了过去。

  人生无梦!贾真的字跳到眼前,我有点闷。无话可说,于是我不得不在晚安上划上句号。

  晚安!贾真策马而去,屏幕上的无梦两字在夜空中分外刺眼,似乎在嘲笑着这个世界,我再度无眠。

  笑,如此不够自然,带着黑色。夜不能夜了,夜就这样被天亮了。

  无意与诗意

  日子越来越忙,贾真说他没有空写文赋诗抒发感情了,人要生活必得与现实一起枯燥。忙碌终是活着的主题,来不得半点忽悠。一年来,我在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中行将就木。有一位长相忠厚如亲戚的人放了一款产品于我司,让我帮忙推销。产品还没来及卖出,七天不到竞有钓鱼岛者横空出世将我告上法庭,罪状醒目:侵权,我第一次上了法院,而且是深圳市高级人民法院,欲哭无泪,欲辩忘言,失望却不能绝望。这就是生活,没有诗意,很有深意。

  秋天的阳光很帅,总能把碧玉般的波光洒到每一片叶子上面。贾真说幸福应该是种半醉半醒的状态,痛更像空中的叶子摇而不坠。他说很久没有人理他没有人管他,每天随让自己沉醉在繁忙的劳作中,半梦半醒。

  每次走到江边,就想往水里跳,扑嗵的那一声一定很完美......贾真说得轻缓习惯,我听得很伤心。一种想要帮助他却不知从何下手的无助与寒冷。

  他说一年下来为了生存与理想之战常常夜不能寐,面对几千年传统文化的消失他心急如焚,痛彻入骨。黄茅野店,万里荒郊,他日日夜夜不停地调研,他的设计他的创新他的补漏几乎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他很孤独。

  我想跟你再说一句话他似有诗意要发。

  你放心大胆地说,我洗耳恭听呢我一边忙着手头的事,一边猜他要说什么内容。

  如是说,平日里大多时候都是我帮别人出谋划策,似乎这世上没有难得倒我的东西,可事实本不是这样,有时我也很失落,颓废!浑厚的声音泛来温水的暖意,天空晴得像要下雨。

  事实上,人与人的感觉是有些天意的!。百年不遇的真心话听得我的眼睛如春雨欲湿。斑斓的现实往往败给了武装的盔甲,我们被现实武装得太过严实,生动才自然下线。

  无意才是交往的至高境界,看不到外表,身分,地位,年龄且能倾心而谈靠的就是各自的一颗心,诚心与真心。诚心让友谊延续,真心让友谊滋润。

  说实在的,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大多的时候我们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真正不攻而破的往往是我们拼命要伪装的坚强。可我从不说。我向来对思维有种潜意识的逃避,害怕公布灵魂深处的脆弱,更不愿将来之不易的美好拿去验证。这世界很多的情,尤其是不见面的缘分来自于高山旷野来自于广袤天际本该心存高远,容不得与世俗同浊。

  见与不见

  窗外斜过微云,阳光像被剪刀剪了无数次。

  你想我去看你吗?,贾真问得有点奇妙。如果真的想来看我,会这样问吗?我反问自己。

  我现到了深圳,想见却有点怕。他似乎要把所有的谨慎全部倾出。我感到疑惑扑面而来。

  随意!我有点被现实捉弄的莫名其妙的委屈。许多时候思念往往被忙碌屏蔽待到自己抽身来想时,已是落花人独立。不管应不应该,成熟人的思念总会被人为地挤入灰色地带。他说有参谋劝他最好不要与陌生人晤面,尤其是不要与不太现实的网络中人会面。高参说网络是个耗费大把青春的墓地。

  那就不要见,做个纯粹而熟悉的陌生人也好我直说,无奈得苦涩。我是个简约的人,没想过人与人见了有什么好与不好;我是个不顾结果的人不想去探讨人性的硬度。

  情感原是真心的发散与交流,当它不带有任何功利的价值利用时,人与人的的交往才会简单纯真长久,可是我们惯常把这种简单的交往用来世俗,人为复杂,一旦复杂,一切宝贵而真实的东西就会不堪一击。

  下午贾真发来短信,说还是要来。我当时正忙着给客户出货。

  薄暮时分,他如一阵轻盈的风,飘然而至,一袭白衣素净得体,我们相视而笑,笑得人仰马翻。

  高挑的个,分明的笑,闲碎的发,生辉的神。与相像并无差异。

  贾,按理就是这个样子,好极了!我对他笑。

  你也该如此,如是说,我这人不好不坏,长相虽见不得人,但并非我的意思,你看着办!贾真如云的随意,手眼并用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新奇被现实微云一抹,真实如明月初现,一地的晴朗。沉默,沉默,沉默代替了一切。

  半小时过后,贾真匆忙而去,离别在各自的祝福中离开。

  泪,欲落,无言。人,萧萧而去,没有轻舞飞扬的尘土,不舍奔向空中,不能多呆会吗?这样的话可能是小说中才有的片断。传达给现实的往往是空白。

  遇见,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多,这就够了。一大堆的想像全是莽草,开在草中的那朵小花便是现实中那一点纯粹的真实。喜欢这样的遇见,即使无风无晴,轻轻浑然地来,轻淡闲雅而去,持一份最恰当的薄凉之距,足够美得蚀骨。

  值与不值

  想像与现实见面,自然的真实更能深入人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