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

挑灯看剑,醉意迎头。断谁佳梦,乱谁思声。吾剪愁消忧,醉了生,梦了死。

冬意,一片氤氲。岁月的长河挟着冷风拂过冻伤的大地,天神的雪之漏破裂了,飘舞似柳絮般柔软,轻吻面颊,时间就这么掠过四季溜走了。

生,活着,亦卑微亦高尚的活着。而我,仅是那么一粒沙,浪拍岸,不留痕迹的带走我,海好大,所有的新鲜都让我奇迹般的活着,或许真的醉了。

一场宿醉。美好、悲伤、欢愉、痛苦都充斥在我的周围,争先恐后的讨好我,于是一场陌生的戏剧拉开了帷幕,没有剧本,没有导演,形形色色的角色乱了我的阵脚。主角是谁?我?的确!在这个没有鲜花与掌声的舞台中,不能否认的独一无二的角色便是我,亦能把这一场美好变作唯有我的独角戏,尽情的享受着富足的生活,美好的、痛苦的都让文字渲染醉了。人生顶峰的美丽我还未曾见过,不是鸿鹄不能一举千里,路途中唯美的景色拉扯着我,美好的让人看不清了。也许,我依然倔强的相信,命运会有它的安排,结局未必不美好。是命运的福咒迟迟不降临,还是乱花迷了我的眼睛,美好的醉意让我只顾得享受。未来?我不知道,不明了

梦,死在花落后。昨夜的梦里,雨悄然落下,偶尔听得到枝头撕心裂肺的哀嚎。胸腔像是被狠狠击了一锤,无力起伏。我就这样在美好的醉酒里被扼杀了,是过于安乐的活着吗?时间在画布上缓缓的流动,似乎在为一个梦想渺茫的孩子描绘着一幅殇图,整个世界都被画家染红了,一只断了翼的飞鸟卧在芦苇丛中深深低吟,像是在说:梦死了梦死了。暮色中,我看不清所有事物的轮廓,昏暗光线锐利的角被岁月齿轮磨平了,眼泪像是荆棘一般扎进皮肤,然后杀死每一个细胞,占领五脏六腑,身体就这样被掏空了。

闷热将我躁动的心撕扯出一道道口子,饥渴的吮吸着空气中散发出的潮湿的鲜血味,混混沌沌的伫立在空间狭小的世界里,透过每一个微小的罅隙映射出的微光拼凑着长了青苔的影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