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对,死不起

生不对,死不起
生不对,死不起

  外婆走的第十天,我莫名地想起仓央嘉措的那句诗安得世间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突然泪流满面。

  我突然感觉到人的渺小,很多事情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发生,却无能为力,比如病痛。外婆的病成为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伤,看着它流血,却无法愈合。在最后的那几天,我一直不断地问自己:如果生是一种煎熬,那么我看着你煎熬却拼命地希望你活着,究竟是对是错?

  看着外婆躺在病床上呻吟,我突然间想到了一句话----生不对,死不起。

  生,已成为一种煎熬;死,却又是那样的不舍。

  我没有想到外婆的病会复发的那么快,更没有想到外婆的死来得那么突然。其实对于这一切,我们所有人都有清醒的认识,只是不愿意去面对罢了。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外婆是苦了一辈子的人。到老,原以为可以享享福了,却不幸得了食道癌。开刀住院的日子,对她来说是最黑暗的日子。那时候,不能动,不能吃,连水都不能喝,一切都是输进去的。身上的疼痛可想而知,更痛苦的是饱受浓痰的折磨。咳,会牵动伤口;不咳,会呼吸困难。可是,所有的痛苦,她都坚强地挺过来了。病后恢复的这一年,外婆从来没有好好睡一个觉,因为不能平躺,睡觉对她成了最辛苦的一件事。从前外婆很能吃,可是病后她只可以吃流质食物,并且只可以吃很少的一点,甚至于喝水也只能喝一小口。然而,所有的忍受,最终还是伤害。外婆临死的前几天,已经什么也吃不下了,连喝水也成了一种痛苦。她是自己要求死的,我知道她是想解脱,可是人究竟痛苦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自己轻贱这个生命呢?

  这一年多来,只有生命的最后,外婆是平躺着的,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脚步了。从医院回来后,外婆还撑了一天,可是那一天却是最痛苦的,因为当时她内烧,所有的药都已经输不进去了,只能等着自己油尽灯枯,等着所有的身体器官烧到枯竭。可是我知道,生命的最后,她,很不舍。

  理智的说,死,对外婆是一种解脱。可惜人是感情动物,死,对活着的人说,是无尽的怀念与感伤。

  因为舅舅的婚礼,外婆苦撑了几天。也是这几天,让我最后见到了外婆。我看着病床上的外婆,心里是说不出的不忍与难过。当生成为一种煎熬时,我却希望你拼命地忍受着,因为,我要你,活着。

  可是,生不对,死不起。

  那天,妈妈给你洗被子时,突然就抱着被子哭了,我知道,她哭的是,她永远没有妈了。

  物是人非,人逝物非。

上一篇:故人依旧

下一篇:三爸今年七十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