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一片暖阳

冬日的一片暖阳
冬日的一片暖阳

  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天气灰濛濛的,云层堆得有点厚,风儿刮得有些急,阴冷里似乎预示着一场风雪的即将来临。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一股股温暖从烫手的暖气片那里传遍全屋。电脑屏上的网页,一如既往刷刷地翻过。好多时候,我都是这样,在网上浏览,看喜欢的文章,找感兴趣的内容,打发自己的闲暇时光。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清脆地响起,按下绿色接通键,一个清晰悦耳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入我的耳膜:"你好,你在干吗"?"我在上班,你今天没事吗"?打电话的是燕,我的师范同学,现在是某重点中学的老师,而且深得学生爱戴和信任。

  "刚下课,有点空闲,我妈给你做了一双鞋垫,你有空去取"!她继续说。

  "给我"?我有些恍惚,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她兄弟姊妹众多,她妈儿孙满堂,需要针线活的人很多。

  "是的,我妈说你体弱多病的样子真让人心疼,就特意给你做了一双"。

  "啊?她那么大岁数,真是太感谢了"

  "呵呵,意外吧?激动吧?希望新的一年,你能平安健康幸福"!

  "是的,太感动了!我一定去取"!我们继续着对话。

  挂断电话,我的心里宛如平湖起波澜思绪万千:我和燕毕业于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并且来自同一个山村,共饮的同一条河水长大的。不同的是,她是当年中考位居全县榜首之一的考生,年龄却是我们当中最小的,她的聪明伶俐众口皆碑。

  这么多年,她一路打拼,凭借着勤奋努力和独特的教书育人的方式,从乡村一直走到城里,并且在众多的名师名校生中出类拔萃,在那个重点高中一直担负着数学和班主任的教、授任务,成绩一直遥遥领先,不得不佩服她的能力。

  而且,她很得学生欢心。她的手机里有太多的学生电话号码,她的口口里同样有很多的学生;她和他们打电话,天上地下地有说不完的话,她和她们聊天,同样聊得难分难舍。她的学生从不叫她老师,而是直呼:老燕。她也从不叫她的学生名字,而是像朋友一样的拍肩头捶胸脯,然后再叫:"老X"。

  对此,女儿深有感触。一直以来,她的数学在某个知识点卡了壳,焦头烂额不知所云。告知燕以后,她说不出三天保证搞定,她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令女儿半信半疑。可结果却只用了两个下午,女儿便茅塞顿开,欢欣雀跃地回来了。

  后来,女儿还和她在网上有过一次交流,聊得兴高釆烈,意犹未尽。据女儿说,她能句句说到心里头,感觉不像老师,不像长辈,而是知心的同龄朋友。我听后更加对她刮目相看,感叹自己弗如,非我辈等人能够做到的。

  而我也曾见证了她为人师表成功的一幕。那时她得病住院,当我一脚踏进病房的瞬间,迎入眼帘的是满屋的鲜花,一个个打扮入时的青春男女,他们静静地站着,目光里透露的那份关切,那份敬仰,让我觉得一个平凡人同样可以做出不平凡的事来。让我在自己同学的身上,彻彻底底地见证了什么才叫"桃李满天下"。

  而这样的场景,有生以来,我只见过两次。另一次,是在一个身居要职的干部病房,满屋的礼物和鲜花,足够证明了他的权利,握住了多少行业多少人家的前途,让多少人眼巴巴地求他,或多或少地给自己及家人带来一线改变命运的曙光。

  作为一个平头百姓,得病了住院了,能够守护身边的只有自己的家人,能够前来看望的也只有自己的亲友。很多时候,病房里寂寥无声,唯有亲人的关切和病人的痛苦交织延伸缠绕在每一个治病的日子。

  而燕,却赢得了学生的尊敬,学生的爱,学生的心。望着那络绎不绝的学生,闻着那肆意飘散在病房里的花香,燕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我觉得这不是病房,而是花房,是爱凝结的海洋。我笑她:一个老师,做到这个份上,此生足已。

  我们同学三年,朋友几十载,她的关心细雨无声,丝丝入扣。就如这次,一双鞋垫,千针万线,凝结了多少心血,包含了多少情谊,寄托了多少关爱。手握这双鞋垫,沉甸甸的让我感激涕零。望着窗外的天,依旧充满寒冷,充满凛冽,但我的心里,却一片冬日暖

上一篇:水果大哥

下一篇:有关努力的名言警句

相关文章